首頁>>理論頻道>>今日頭條

侵害海洋野生動物共同責任如何承擔

時間:2020-05-15 09:26:00作者:劉東杰 仝永濤新聞來源:正義網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劉東杰

  【基本案情】2018年10月底,劉某聯系詹某,約定將自己收購的67只海龜(蠵龜57只,其中9只是活體;綠海龜10只)出售給詹某,由吳某負責運送至指定地點。運輸完畢后,詹某支付1萬元運費,并支付劉某24萬元購買海龜費用。經鑒定,上述海龜均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后劉某等人因涉嫌非法收購、出售、運輸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在審查批捕環節,刑事檢察部門將上述線索移交給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公益訴訟檢察部門以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立案,并依法辦理。

  主要研討問題:

  1.侵害海洋野生動物民事公益訴訟管轄權如何確定?

  2.侵害客體和侵害對象如何區分?

  3.共同侵權責任中對外責任、對內責任如何劃分?

  【要旨】

  侵害海洋野生動物屬于海事海商糾紛民事公益訴訟,由損害行為發生地、損害結果地或者采取預防措施地海事法院專屬管轄。侵害客體與侵害對象存在區別,檢察機關應當以侵害客體受損程度來判斷侵權人是否承擔共同侵權責任。被告主觀意思具有共同性、加害行為具有協作性、損害結果具有統一性,共同造成客體的損害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在對外效力上,檢察機關可以要求部分或者全部被告承擔連帶責任;在對內效力上,各被告按過錯原則和原因力大小承擔按份責任,并有追償權。

  【辦理過程】

  2018年10月,根據刑事案件移送線索,某市檢察院立案辦理劉某等人侵害海洋野生動物民事公益訴訟案。劉某等人涉嫌非法收購、出售、運輸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另案起訴。

  訴前審查階段。辦案人員審查了全部卷宗,詢問了被告,并召開訴前會議,充分聽取了被告及其代理人的意見,明確了本案的管轄權、生態修復補償費用、責任承擔等問題。本案屬于海事海商糾紛民事公益訴訟,應由寧波海事法院專屬管轄。生態修復補償費用通過侵權客體即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受損程度而不是侵權對象是否死亡加以確定。劉某、詹某、吳某為非法獲利,收購、出售、運輸67只海龜,屬于共同侵權,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2019年5月22日,檢察院向寧波海事法院起訴,要求判令劉某、詹某、吳某對180余萬元生態修復補償金承擔賠償責任;三被告公開賠禮道歉。

  法庭調查階段。公益訴訟起訴人宣讀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書指出,被告劉某等三人非法收購、出售、運輸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海龜),其行為破壞了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損害了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應當承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和賠禮道歉責任。

  針對起訴書指出的事實,劉某等人承認收購、出售、運輸海龜的基本事實,但是認為9只蠵龜是活體,尚未死亡,故不存在損失,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公益訴訟起訴人認為:三被告收購、出售、運輸9只活海龜行為已經造成了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的破壞,即使客觀上海龜沒有死亡,三被告也應承擔生態損害賠償費用。對此,公益訴訟起訴人向法院提交鑒定意見、辨認筆錄、證人證言、銀行流水、微信聊天記錄、送貨單等證據,并申請鑒定人出庭作證說明收購、出售、運輸行為損害海洋生態環境的相關情況。經質證,可以證明三被告應當對收購、出售、運輸67只海龜的生態損害后果承擔責任。

  法庭辯論階段。公益訴訟起訴人發表公益訴訟意見:劉某等人侵權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嚴重破壞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損害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被告應當承擔民事侵權法律責任。劉某代理人提出:生態修復補償金的賠償主體是海龜捕殺者,劉某等僅收購、出售、運輸了58只死亡的海龜,其并非造成海龜死亡的直接責任者,即使承擔責任,也應當是按份責任。

  公益訴訟起訴人答辯稱:第一,三被告屬于共同侵權。三被告具備主觀意思的共同性、加害行為的協作性和損害結果的統一性,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三被告為非法獲利,互相協作,相互配合,收購、出售、運輸海龜,共同造成了對海洋生態環境的破壞。根據侵權責任法第8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第二,共同侵權責任需厘清對外責任和對內責任。侵權責任法第13條規定,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雖然海龜的捕撈者、殺害者、其他二手交易者都應當與本案三被告承擔共同侵權責任,但是基于目前尚未查清這些侵權者,檢察機關有權根據此條規定,要求部分侵權者對外承擔全部責任。檢察機關保留向捕撈者、其他二手交易者的追訴權。在對內責任承擔上,連帶責任人根據各自責任大小確定相應的賠償數額,若支付的數額超出自己應當承擔部分,可以向其他連帶責任人追償。關于連帶責任人的對內責任,根據不告不理原則,不屬于本案的審理范圍,可以另案處理。

  判決。2019年11月19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決劉某對180余萬元生態修復補償金承擔賠償責任,詹某、吳某承擔連帶責任;并判決劉某等人公開賠禮道歉。劉某等人服判,表示不上訴。

  【典型意義】

  第一,海事海商糾紛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由損害行為發生地、損害結果地或者采取預防措施地海事法院專屬管轄。檢察院立案后已依法履行訴前公告程序,在法定公告期滿后沒有適格主體提起訴訟,檢察機關可以提起訴訟!皟筛摺薄蛾P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條規定,市(分、州)人民檢察院提起的第一審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由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中級人民法院管轄。但本案系因非法收購、出售、運輸海龜引發的民事公益訴訟,屬于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糾紛,應當依據海事海商法律、司法解釋確定管轄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2條規定,在海上或者沿海陸域內從事活動,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海域內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造成損害,由此提起的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由損害行為發生地、損害結果地或者采取預防措施地海事法院管轄。本案損害行為發生的沿海陸域屬于寧波海事法院管轄。因此,該案應當由寧波海事法院專屬管轄。

  第二,非法收購、出售、運輸海龜損害的客體是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即使侵權對象沒有死亡,被告也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實踐中,應當嚴格區分侵害客體和侵害對象。非法收購、出售、運輸海龜侵害的客體是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侵害的對象是海龜。行為造成侵害對象死亡僅是受侵害客體的部分內涵。以侵害對象的死亡決定是否賠償損失是對侵害客體的不當限縮。行為侵害客體的就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費用。本案三被告針對海龜實施的不同行為,雖然沒有直接造成海龜死亡,但是三被告為非法獲利,在收購、運輸、出售環節互相協作、相互配合,共同造成包括9只活海龜在內的67只海龜物種的損害;并且一定程度造成當地漁民從誤捕海龜放生到作為財物出賣,一定程度在當地形成捕撈、收購、運輸、出售海龜的一體化產業鏈,嚴重破壞了野生動物資源和海洋生態環境。故三被告應當共同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費用。

  第三,共同侵權責任的外部責任應當由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內部責任按過錯原則和原因力大小承擔按份責任。侵權責任法規定的共同侵權責任分為外部責任和內部責任。侵權責任法第13條規定:“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痹趯ν庳熑蔚某袚,檢察機關有權選擇一個或者數個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因被請求者之間存在責任的牽連性,被請求者不能以還有其他侵權人為由要求承擔按份責任或者不承擔責任。檢察機關作為公共利益的代表,不能放棄對本案造成海龜死亡的捕撈者及其他二手交易者的追訴權。另外,被請求者若提供了減輕或者免除自身責任的內部協議等證據,該協議應當認定為無效。侵權責任法第14條規定,連帶責任人根據各自責任大小確定相應的賠償數額;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支付超出自己賠償數額的連帶責任人,有權向其他連帶責任人追償。在對內責任的承擔上,共同責任人之間應當區分責任份額。具體而言,共同責任人按照過錯原則承擔相應的按份責任。若共同責任人承擔超出自己份額的賠償責任,則享有向其他尚未承擔責任的共同責任人追償的權利。但是根據不告不理原則,法院審理的范圍應當受檢察機關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范圍的約束,對于超出民事公益訴訟請求范圍的內部責任分擔請求,可以由共同責任人另案主張。

  (作者單位: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馬志為]
大神棋牌游戏下载预约 自动麻将机多少钱 星悦福州麻将 天天彩平台是合法的吗 足球比赛直播 下载江西麻将 浙江快乐彩一定牛 nba虎扑新闻 星悦内蒙麻将 捕鱼街机上下分 心悦吉林麻将下载安装